汽车芯片依然短缺?不错,在各大汽车厂商为汽车芯片短缺叫苦连天长达两年的今天,很多汽车芯片依然一片难求。

黑市芯片交易猖獗

随着汽车行业的智能化革命,汽车芯片变得越来越像车轮上的电脑,对芯片的需求量开始激增。

全世界的机会主义者抓住了芯片短缺的机会,抬高了公司为关键电路元件支付的价格。但缺乏监管和需求激增——中国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全球汽车市场,正处于新一波电动汽车浪潮的阵痛之中——意味着私下交易在这里更为普遍。

许多经纪人表示,很多不合标准的芯片已经渗透到供应链中,汽车质量和安全性都面临风险。例如,如果车辆防抱死制动系统模块中的欺诈芯片发生故障,后果可能会危及生命。

知情人士说,德国主要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罗伯特·博世(Robert Bosch)收到了多个汽车制造商的请求,要求使用这些公司自己在灰色市场采购的芯片来加工汽车零部件。博世最终拒绝了这些要求,认为这些芯片可能会危及其自身零件的可靠性。

一家汽车制造商要求博世与灰色市场半导体合作,因为博世的马来西亚供应商不得不停止生产用于博世电子稳定计划(ESP)产品的芯片。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灰色市场半导体的价格飙升。ESP与汽车的防抱死制动系统一起工作,以检测打滑运动并加以抵消。一位知情人士表示,博世拒绝了。

微控制器单元所需的半导体是最难采购的,价格也最诱人。这些芯片用于汽车的许多部件,从电子制动系统到空调和车窗控制单元。在一个芯片越来越智能化和小型化的世界里,它们需要的制造技术要少得多,因此利润率也越来越低。随着疫情期间需求激增,芯片制造商将生产转向利润更高的半导体,用于消费电子或医疗设备,大大减少了微控制器单元芯片的供应。

各大汽车制造商的反应

汽车制造商的反应各不相同。丰田汽车(Toyota Motor)和大众汽车(Volkswagen)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减少了生产和交付,而特斯拉(Tesla)找到了解决办法,开发了新的软件,使这家领先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能够使用替代半导体。

中国在美国上市的三大电动汽车新贵蔚来、小鹏和理想都试图通过这些未经授权的代理商购买芯片。知情人士表示,总部位于北京的理想汽车以旗舰车型理想 One运动型多功能车而闻名,在疫情爆发前,该公司向一家经纪人支付了相当于500美元(合710新元)的价格,购买了一块刹车片,价格约为1美元。

几乎所有的汽车公司都选择妥协,至少接受生产日期较早的芯片。在新冠肺炎之前,汽车制造商通常只使用过去12个月生产的芯片;现在,许多人都在使用四五年前制造的芯片,只要它们是正确的类型。

尽管丰田(Toyota)和通用(General Motors)等全球汽车制造商表示,芯片缺口正在出现缓解迹象,但惠誉(Fitch)评级认为在2023年之前不会完全恢复,原因是半导体短缺、发货延迟和疫情迟迟不能结束。

声明: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文中内容仅供参考,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,交易风险自担。

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

暂无评论
文章推荐